热点热点

甄嬛传:到底是谁去冷宫逼死了余莺儿?陵容只是背锅,真凶竟是令人意外的她

2020-05-22 08:54:02 写回复

导语:电视剧中的安陵容因为想取悦甄嬛,自动去冷宫逼死了已经身处冷宫的余莺儿,并因为被沈眉庄冠以“心狠手辣、内外纷歧的罪名”。而实际上,安陵容只是背锅侠。 (自媒体久久自媒体)

(自媒体久久自媒体)

真正去冷宫逼死余莺儿的,基本不是安陵容,而是甄嬛本身。以安陵容的位分、以及得宠水平,基本不足以有胆子去做皇帝没有嘱咐过的事。

(本文来自久久自媒体)

安陵容胆量很小,原本在后宫中就事事小心、如履薄冰,自己又不得宠,怎么敢以身犯险,去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?好歹余莺儿也曾是皇帝十分溺爱的女人,万一皇帝变卦反悔了呢?

也许电视剧需要塑造主角光环,只能把“公理的一面留给甄嬛”,而“坏事”都是别人做的。

余莺儿事实怎么死的,具体死在谁的手里?原著里都有明确的交卸。

1、余莺儿被囚禁冷宫赐自杀,因不愿就死,甄嬛只好“亲自出马”

原著原文道:

浣碧对甄嬛说道:“冷宫余氏不愿就死,闹得沸反盈天,非嚷着要见皇上一面才肯了断。”

甄嬛:“如许病笃挣扎还有什么用。那皇上怎么说?回了皇后没有?”

浣碧道:“皇上极是厌恶她,只说了‘不见’。皇后这几日头风发生,连床也起不了,天然是管不了这事。”

甄嬛:“这几个寺人竟这么没用,连她一个弱女子也对于不了?”

浣碧:“余氏很是泼辣,砸了毒酒,形同疯妇,在冷宫中破口大骂小主,言语之恶毒令人不忍耳闻!”

甄道站起身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她还有脸骂么?凭她这么骂下去生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。那你就陪我走一趟冷宫,也叫她死得领略,省得做个枉死鬼!”

2、甄嬛在冷宫里自在淡定地强制余莺儿赴死,

还未进冷宫,甄嬛就已听见有女子嘶哑尖利的叫骂声。

负责执行余莺儿死刑的寺人名叫李长,也就是电视剧里的“苏培盛”。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内侍,按礼貌不必行跪礼,只躬一躬身子施礼道:“菀贵人祥瑞。”

甄嬛虚心道:“公公请起。怎么,公公的差事还没了么?”李长面带吃力笑,道:“小主您看,余氏真是个泼赖货。”

余氏见到甄嬛,一把扑上来扯着甄嬛的襟道:“怎么是你?皇上呢?”甄嬛冷冷推开她手,道:“皇上万金之体,怎会随意踏足冷宫?”

余氏指着甄嬛又哭又叫道:“都是你,都是你这个贱人。哄得皇上非要杀了我弗成,你这个贱人!”

许是余氏喊声太响,震得梁上厚积的尘土噗噜噜掉了些许下来。甄嬛躲不及,尘土直落在肩上,呛得甄嬛咳嗽了两声。

余氏见状,鼓掌狂笑道:“好,好。你这个蛇蝎心肠的贱人,连老天也不饶你!”

甄嬛掏出手绢拭净肩上的尘土,自在道:“你才是自作孽,弗成活。不外是尘土罢了,既然惹人憎恶,拂去便了,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也值得皇上往日的爱妾如斯愉快么?”

余氏听甄嬛话中意有所指,逐渐止了笑。甄嬛道:“你这般不愿就死,不就是想死得领略么,那我来敷陈你就是。我的药里是你动了手脚不假吧?人赃俱在你推诿不了。”

余莺儿牙切齿道:“是,是我指使人干的。要不是你,我怎会失宠落到这般境地?我恨不得啃你的骨,喝你的血,叫你这贱人永久不得超生!都怪我一时大意才会被你觉察,皇上为此废我进冷宫我亦怨不得人。只是我才进冷宫,皇上又倏忽要杀我,你敢说不是出言调拨?!”

3、甄嬛在云淡风轻的辞吐间,露出獠牙

甄嬛微微一笑:“何须我出言调拨?你因何得宠你应该最领略!”甄嬛停一停,唇边笑意更深:“大年节之夜倚梅园中,‘逆风如解意,轻易莫蹂躏’,你可还记得吗?”

余氏脸上逐渐浮起迷惑的神情,继而被惊恐替代,厉声尖叫道:“是你,竟然是你!

余莺儿向甄嬛扑了过来,甄嬛侧身一闪,向槿汐道:“如斯无礼,给我掌嘴!”槿汐二话不说,上前扯起她反手狠狠两个耳光,直打得她嘴角碎裂,血丝渗了出来。

随后,甄嬛招手示意李长过来,皱着眉低声道:“如许下去也不是个法子,皇上心烦,皇后的头风又犯了,不克任着她闹。”

李长犯难道:“小主不知,皇上是赐她自杀,可是这疯妇砸了药酒,撕了白绫,的确无法可施。”

甄嬛:“李公公奉养皇上有很多年了吧?公公奉养皇上丰功伟绩,在宫中又博学多闻,最能揣摩皇上的心思。皇上既是赐她自杀,就是一死。死了你的差事便也了了,谁会穷究是自杀照样其余。”

李长低声道:“小主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余氏在宫中全无人心可言,没有人会为她说话,现在皇上又厌恶她。”甄嬛话锋一转,问道:“往日命令殉葬的嫔妃若不愿本身就死,理当若何?”

李长恍然大悟道:“是。”

甄嬛:“公公比我更领略什么是夜长梦多。了断了她,皇上也了了一桩苦衷。”

李长躬身尊重道:“奴才领略。奴才恭送小主。”甄嬛微微一笑,携了浣碧槿汐慢慢出去了。

所以说,整个事件,都是甄嬛一手谋划把持的,基本不关安陵容的事。电视剧中却成了安陵容做的。或许编剧感觉甄嬛作为一个正面女主,不应有此心狠手辣的勾当,是以才硬生生栽赃在安陵容的头上。

但这很错误逻辑,也不相符人物的性格与身份,安陵容其时不得宠,生怕跋前踬后,怎么敢做如许“惊世骇俗”的事?她身世不高,人微言轻,尽量她真的出马了,那寺人也未必肯听她的话。所以,当她在窗根底下听眉庄说她“内外纷歧、心狠手辣后”,可真是要大呼“冤枉”了。
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